關于本站會員服務廣告刊登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今日聚焦

提高專業支持 降低作業焦慮

作者: 來源: 日期:2019-3-7 10:05:45 人氣:6 評論:0 標簽: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十二中校長李有毅:

老師要看到作業背后的“人”,要加強和家長溝通,調研學生是如何完成的。認認真真地備課、備學生、備作業,才能心中有數,才能科學適宜地布置作業。

●重慶師范大學教授、重慶家庭教育專委會理事長趙石屏:

“家長要有教育理性,遵循大腦運作的規律。適合兒童寫作業的環境一定是低情緒度的,家長越是吼叫,孩子越慢,顯得越‘笨’。孩子作業卡住時,告訴孩子“不著急”“再想想”,效果會意外的好。

去年兩會期間,有全國政協委員提出《關于停止小學老師用手機微信和QQ對學生及家長布置和提交作業的提案》。同年8月,教育部公布了提案辦理情況,明確教師不得通過手機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業,不得將批改作業的任務交給家長,避免出現“學校減負、社會增負,教師減負、家長增負”等現象。各地也相繼出臺政策,如浙江省下文規定不得布置超越學生能力的作業,不得要求家長批改、糾錯孩子的作業;山東省嚴控作業量,提倡分層布置作業。

歲末年初,《中國教育報》發布“2018中國家庭教育年度十大熱點”,其中之一是“‘陪寫作業綜合征’刷屏朋友圈”。家長為孩子的作業著急導致心梗、腦梗、骨折,還有咬傷兒子的、調侃要嫁閨女求“親家”輔導作業的……許多家長表示陪寫作業帶來的親子矛盾造成了家庭幸福感下降,成為親子關系的一大“殺手”。

截至3月2日,有6013余名中小學生家長參與了中國教育報刊社與騰訊教育共同推出的“作業焦慮”調查,數據顯示,57.9%的家長每天輔導孩子做題,90.8%的家長輔導作業時跟孩子發過火,55%的家長輔導作業時打過孩子,73.4%的家長對陪寫作業感到筋疲力盡。針對這一熱點話題和最新的調研數據,3月3日晚,記者采訪了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十二中校長李有毅和重慶師范大學教授、重慶家庭教育專委會理事長趙石屏,請她們為緩解作業焦慮“開藥方”。

為什么作業不能交給家長批改

“這些調研數據比較符合我們平時在教育戰線上看到的現象。尤其是小學低年級,孩子沒有滿足家長的期待,家長就可能會急躁。”李有毅認為,老師布置的作業都應該是學生能夠獨立完成的,即使是低學段的學生家長,陪伴的意義也主要是對孩子的行為習慣、誠信人格、情操等非智力因素起引導作用,絕非直接幫孩子做作業。

趙石屏從家校合作的角度解讀教育部的規定,她認為家校合作是現代學校制度建設的一部分,力求實現學校教育功能與家庭教育功能的互補,并不意味著家庭是教學、課程的補充,家長是學校的助手。“正因為目前家校合作被狹窄化理解為‘老師上課、家長輔導’,才會有七成以上的家長被要求輔導作業簽字、糾錯等現象。”

調查顯示,超過九成的家長輔導作業時跟孩子發過火,甚至有過半家長還打過孩子。趙石屏認為這正是教育部要給作業劃邊界,明確規定不得將批改作業的任務交給家長的專業根據。因為現代學校的課程、教學是高度專業化的內容體系,需要學科專業知識,還需要教育教學的專業技能,以及教育學、心理學基礎。“即使父母是數學博士,也未必能給6歲的兒童把數學題講懂。兒童學習數學符號是很困難的,并不像成人那么容易把握。家長不了解6歲兒童的思維特點,奇怪這么簡單的題孩子怎么就弄不懂,用不專業的眼光去判斷孩子、要求孩子,就會造成情緒失控。”

“中國有4億家庭,大多數家長并沒有接受過教育專業的培訓,家長群體總體上不具備兒童心理學、教育心理學等基本專業常識和教育輔導技能。他們能掌握小學低年級的學習內容,卻不了解起步階段兒童學習的特點,所以在陪寫作業上困難重重、普遍焦慮。”

趙石屏指出,教育部規定作業不得布置給家長,要直接布置給兒童,旨在培養兒童獨立學習能力。可能有人會質疑,小學一年級還不識字,作業怎么布置給兒童啊?“其實,布置作業的方式就應該不超過兒童的能力水平,對不識字的兒童,就應該布置口頭指令的作業。有經驗的小學老師往往就口頭布置一兩句作業,要求孩子記住,就是從一年級開始訓練兒童的任務意識和獨立勝任學習的能力。記住作業就是記住任務,就是獨立學習的開始。所以教育部的規定非常必要,也非常及時。”

“孩子的健康成長需要家庭、學校和社會的攜手合作,家長要信任學校,同時也不能遷就孩子,不能因為心疼和寵愛孩子就舍不得孩子在學習上吃苦。”李有毅認為學習過程中遇到難關是正常的,家長不能簡單地說什么都是負擔,應該用一些勵志故事或親身經歷鼓勵孩子克服困難。“從這個角度說,對作業保持適度的焦慮是可以的。”

家長能否容忍不完美的作業

有不少老師反映,布置給孩子的手工作業有時一看就不是孩子做的,有的家長甚至喧賓奪主,從創意到操作都代勞了,孩子反而被晾在一邊,所以家長的焦慮其實是自找的,癥結就是受不了孩子的不完美。

對于這種現象,趙石屏認為學校應嚴格作業要求,更要給家長講清楚為什么不能替代,“孩子一旦背上書包進入學校,就是獨立面對他自己的學習任務,哪怕孩子交上來的作業皺巴巴的不像樣、不成形,價值也遠遠高于父母替代的高大上”。

李有毅則從誠信品德培養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要高度重視家長替代對孩子誠信培養的負面影響,比如現在有的學生參加科技創新比賽的作品,真的不好說是不是他自己做的,這跟小時候的手工作業未必能獨立完成是有關聯的。”李有毅建議學校可以改變此類作業的布置和評比方式,“比如讓孩子在學校現場完成,避免家長過度參與“。

趙石屏認為家校雙方共同建立誠信體系是一個艱巨的任務,首先學校要堅守,獲得好評的一定是學生自己的作品,絕不能有例外。就像對學術界作假零容忍一樣,誠信體系要從中小學對作業作假零容忍開始。

李有毅認為不替代還有一個前提是了解作業的功能,“作業是老師教學的一部分,孩子作業的情況能反饋老師的教學效果,也能讓老師了解學生掌握知識的真實情況”。趙石屏也認為中學階段對學生自主學習、獨立學習的要求是百分之百的,否則就跟不上。而主動和獨立的學習能力,是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培養的。

趙石屏提醒家長要控制住呵護孩子、生怕孩子不完美、擔心比不過別人等情感。父母愛子,要為之計長遠“尤其是母親,保護幼子的本能好多時候是比較軟弱、容易放任的。這種軟弱的情感可能一時讓孩子看起來很完美,實際上恰恰是對孩子獨立能力的剝奪。”

“家長要有教育的理性,不那么完美的作業是孩子成長過程中的正常現象,家長容忍不完美,孩子才能獨立面對任務、逐步自己完成任務。”趙石屏強調家長切忌一開始就剝奪孩子的成長機會,否則學習能力發展不起來,不用等到中學,小學高年級時學習問題就出來了。

是什么導致孩子“慢”和“笨”

有調查顯示,陪寫作業時家長的暴躁情緒,往往是針對孩子做作業時的“笨”和“慢”。對此,趙石屏認為家庭教育的主要任務是營造適合孩子學習的環境,營造大腦運作時需要的低情緒度環境。

她反復強調說:“寫作業是大腦的活動。教育心理學有個著名的定律,越是復雜的大腦活動,需要參與的情緒度越低。也就是說,孩子寫作業就是大腦在運轉,這個時候不需要緊張、不需要發怒、不需要很高興,情緒度要低。如果家長一看到孩子不會做或做得慢就發火,恰恰是參與了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讓孩子陷于緊張、恐懼,大腦也就根本沒法動。所以家長越是吼叫,孩子越慢,顯得越‘笨’,這就陷入了惡性循環。”

李有毅也認為家長的急躁情緒跟內心的完美情結和對孩子的過高期待有關,“當家長覺得孩子沒有跟上自己的思維方式時,急躁情緒就上來了。但是學習是個復雜的腦力活動,家長的過高期待和急躁情緒,對孩子的作業不是幫助,反而是干擾”。

“家長請記住這個定律,適合兒童學習的環境一定是低情緒度的,不要說雞飛狗跳,就是面帶怒色,兒童都會感到你的情緒,思維都會被嚴重干擾。”趙石屏建議家長遇到孩子做題卡住時、算數算錯了、作文寫不下去了,一定不要說“你怎么這么笨!這么簡單都不會!”一定要遵循大腦運作的規律,降低情緒參與度,用兩句話降低自己和孩子可能的焦慮,一句是“不著急”,另一句是 “再想想”。思考需要很低的情緒度。“不著急”“再想想”,這兩句話就能降低兒童大腦活動的情緒參與,效果會意外的好。

“孩子剛入學時家長有一定的陪伴是可以的,但陪伴不是手把手教孩子,而是培養孩子自我思考的思維能力,調動他的學習興趣,讓興趣變成志趣,最后變成志向,這是不能急于求成的。”李有毅建議家長要有耐心,要注重培養孩子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否則孩子到了中學會感到學習很吃力。

緩解作業焦慮的關鍵何在

本報收到的讀者來信中,常有尖銳對立的看法,有的家長認為是老師推卸責任,“作業往家長群一發就沒他什么事兒了”,也有老師認為家長不輔導作業是不負責任的表現,還有人提問:這一代孩子身處信息時代,簡單、機械、重復的大量練習有必要嗎?

對此,趙石屏認為要正確認識作業之于學習的價值:“學習是兩個詞,學和練習是連在一起的,練習就是一次一次地重復,主要任務是鞏固,有學就必有習。減負的關鍵是提高老師布置作業的專業度,科學精準地把握練習的有效度,減掉無效部分的練習。”

趙石屏曾就同一個問題調查過不同地區、學校的一年級語文教師:“學生一年級開始學生字時,一個字寫幾遍基本能掌握?”答案有3遍、5遍,還有十幾遍的,“甚至有個老師在二年級結束的暑假要求學生從第一冊起所有的生字各寫一排。”趙石屏認為這是因為目前的教育科研不夠,對練習的量、練習的有效性、重復度研究不夠,導致作業中存在不必要的練習,“這些不必要的練習就是應該減的負擔”。

作為有40年教齡的數學特級教師,李有毅特別強調老師要看到作業背后的“人”,不僅布置作業要適度,要有針對性、有效性,更要了解所有學生的情況,要加強和家長溝通,調研學生是獨立完成還是依賴家長幫助甚至是抄襲的。

李有毅透露說,她布置給學生的所有作業自己都先做一遍,看作業難度和所需時間的層次性,并且根據每一屆學生的具體特點適度調整。“認認真真地備課、備學生、備作業,才能心中有數,才能科學適宜地布置作業。”

關于家長既是作業焦慮的受害者又是背后推動力量的觀點,趙石屏認為要看到作業焦慮的另一面是家長參與兒童學習的熱情很高,有時候學校不把作業布置給家長,或者布置的作業少了,家長心里就不踏實,擔心練習量少了孩子的基礎就不牢靠。

“家長的焦慮是出于對教育領域的不熟悉、對孩子學習把握的不確定,這恰恰反映出家長需要系統的家庭教育支持,比如在小學低年級,需要有人告訴他們為什么分數低一點沒有關系,學習習慣和學習興趣最重要。”趙石屏認為家長心里有底才不會焦慮,家長需要的不是被教育,而是專業的幫助,需要幫助他們建立了解孩子、了解學習規律的支持系統。家長自身也需要不斷學習,增加教育知識、優化教育方法,才能真正降低焦慮。

兩位嘉賓都認為緩解作業焦慮的關鍵在于提高家校合作的質量,家長需要專業支持,教師需要提高指導家庭教育的能力,希望有更多教育主管部門把家庭教育指導力培養納入教師教育范疇。


本文網址:http://www.ixmpng.tw/show.asp?id=5939

              重點推薦:魅力女性工程                                                                       最新推薦:農業培訓                             教育培訓加盟

                                                                                                                    

广西快3开奖号码查询